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- 新闻与通知 - 新闻动态

因为追星来成都?Areum老师把爱好当成了事业

发布时间: 2022年3月20日 | 查看数: 228

不久前,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中英文杂志”HELLO CHENGDU”采访了匹兹堡学院人文社科部的助理教授Areum Jeong老师,为我们展示了她在课堂外的另一面。

Areum Jeong的办公室没什么装饰物——平铺在办公桌前的一地纸箱(里面大多都是学术参考书籍)与一双放在窗户下的运动拖鞋,才让这间以冷色调为主的房屋显得没那么空荡。在这种朴素的氛围当中,摆在Areum Jeong办公桌上的一幅《寄生虫》红色剪纸画,很快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仿佛察觉到了我的疑惑,她很快便解释:“这是我学生的作品。”这幅《寄生虫》红色剪纸画,只是“韩流”对世界日益产生影响的一个缩影;而作为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人文社科部的助理教授,“韩流”也一直都是Areum Jeong的研究课题之一。

Areum Jeong学生的《寄生虫》剪画作品

文化的影响,常常是潜移默化而又具体的。对Areum Jeong来说,“韩流”也多少左右了她来到成都。当时,已经拥有其他大学教职工作机会的Areum Jeong,却选择了成都,只因为她在韩国综艺《新西游记》中对这个城市印象深刻,“这里好吃又好玩,节奏也慢一些,但也能找到在一座大城市里所需的一切。”这档综艺中的一位常驻主持人,是韩国第一代男团——同时也是第一批“爱豆”——“水晶男孩”的队长殷志源。

时至今日,殷志源都还是Areum Jeong的心头之爱,“到今天为止,他的所有粉丝活动,我都有参加,包括演唱会、粉丝见面会、签名会这些。”

见证韩国流行文化的发展史

在韩国,偶像男团的历史刚好30年。1992年,“徐太志和孩子们”出道,被视为第一个现代K-POP(韩国流行音乐)组合。1996年9月和1997年4月,被称作“偶像界的两大山脉”的“H.O.T.”和“水晶男孩”先后出道。

这段韩国流行文化的历史,Areum Jeong是亲身参与者。她告诉我,“水晶男孩”出道的时候,她还在读中学,“年轻的学生都比较赶潮流,我是在电视和收音机里知道他们的。那个时候我就觉得,殷志源在台上非常独特、帅气。” 

Areum Jeong藏有的殷志源签名照 图源:Areum Jeong

好景不长,“水晶男孩”成立3年后,便宣布解散。2000年5月20日,“水晶男孩”举行告别演出,据当时的报道,“演出结束1个多小时后,还有大量歌迷滞留在现场不愿离去,停在场外的媒体车辆被歌迷迁怒砸个粉碎,随后还发生了歌迷前往经纪公司门口静坐示威等抗议行为。”作为殷志源的粉丝,Areum Jeong也在现场,“在场的一些粉丝非常愤怒,误以为车是经纪公司CEO的,他们就过去砸车了。”

学生在课堂上带来的《当代歌坛》

用流行文化打破偏见

追星归追星,学习归学习。Areum Jeong的英语,好到和她追星一样“疯狂”,“在韩国念书的时候,我属于那批口语和写作最棒的学生——从小学到大学,我得过好些国字头的英语竞赛奖项。”后来继续到美国学习,她依旧披荆斩棘,将奖项与荣誉不断“收入囊中”。

这种埋头学习的劲头,向来都被视作是亚洲——特别是东亚——学生的天赋。Areum Jeong自身梨花女子大学本科、纽约大学硕士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的名校履历,也印证了这一所谓的“事实”,但同时,这种天赋也难逃刻板印象的窠臼,“在美国生活的10年当中,总有些人知道我不是在美国出生后,就会来告诉我‘你英语真不错。’”她无奈地表示,“这其实算得上是一种‘礼貌的’或者‘微型的’冒犯。”

堆在Areum Jeong柜子里的海报和作业

这种冒犯困扰她已久,而她在成都想做的,便是通过自己的课程,带着学生一起跳出偏见。“就以‘韩流文化’的传播为例,对于这样的事情,我们应该有一个开放的心态。从不同的方面来看,‘韩流文化’本身有‘好’有‘坏’,我想做的就是拓宽学生们的视野。我最欣喜的时刻,就是课程结束后,看到他们固有的想法有所改变。”

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段较为抽象的话,我特地去找到了Areum Jeong所开设的“流行文化专题:韩流”(TOPICS IN POPULAR CULTURE: K-POP)的课程大纲。除了常规的授课,这门课程的期末作业是提交一件有关“韩流”的创意作品,其中的一些作品很有意思——手绘专辑封面、“韩流”主题餐厅的菜单、“爱豆”专辑推介计划……

没有业余生活的生活

英语里有句俗语: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——一味工作,让人神情呆滞。或许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时得放松一下的原因——比如,看一看火遍全球的剧集《鱿鱼游戏》。然而,作为一名研究流行文化的学者,等到Areum Jeong第三遍看《鱿鱼游戏》时,早已没有了放松的心情,“关于《鱿鱼游戏》的采访,我做了得有20个了。”

其实,除开接受采访,Areum Jeong手上还有不少案头工作——搞研究、写专著、改作业……我问她:“那你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吗?”“没有,我就是工作。这么说来还挺惨的。”

不过,这倒不是说Areum Jeong业余时间都闷在书斋里。一般来说,她会选择坐在城里的咖啡馆里,不时也到太古里溜达一圈,“8号线地铁开通之后方便了不少。”除了太古里,她还在大源找到了正宗的韩式理发店,在桐梓林找到了几家美式餐厅。后来,我在微信上告诉她,玉林生活广场那里有一家韩国料理也很是地道,她很快便回复了我:“这学期结束之后,我要去试试。”

毕竟,我们都需要学会放松。

编辑:Hello Chengdu石普宁

摄影:Hello Chengdu赖许竹